生命在于静止。
I am still an artist.

之一。关于梦

什么是因果,《卍》。

谜一般吸引人的毒药,明知会被狠狠伤害还愿意以身试法的爱情。凡事都有因果,可孰因孰果,可不一定遵照时间规律。

人心之间的吸引,彼此都是彼此的因,也是彼此的果。

于是我们组成一个无穷无尽的轮回,任谁都迷迷糊糊摸爬滚打的走不出来。


为何唯有爱情如此自私的理所当然?是不是我们在无尽的寻找中太过寂寞才会变得病态癫狂。

其实看懂了一个圆的轮廓,才明白我们都是一个角。这场戏少了谁就都不会圆满,更别提幸福。

岚山。质朴到下一秒就会遇见幸福的感觉。

我能否在下一个铁路口遇见你。

北海旧梦。

翻出相机中的老照片,彼时正午恍如白昼,一个人在逆光里找不到自己的影子,有没有人在水中呐喊。一切记忆都被幻觉吞噬,唯有波光思念着银河。

夏末纠结。


原本不懂爱情为何物的某只傻子,在烦恼要不要开始一段会分手的恋爱。

又或者根本不算什么恋爱……反正我的智商有限是越想越想不清楚。心和理智脱节真的有够错乱了,居然比平日里情绪与面部表情脱节还令人恼火。于是只好发泄一张同样不温不火的内心脸出来,能体会我一点点的纠结吗?

哎。

逃避踏上人生的正轨。

什么是人生的正轨?

是不是一条不需要我们怎么用力就能顺利度过人生的路?还是一条不管如何努力都难以再改变人生的路?我不知道。


我还没有成熟到能甘愿一生平凡的地步,尽管心早就累了,累了也不甘愿躺着。

我就是那个宇宙无敌超级矛盾体。青春期的叛逆和孩童时期的不投降在我这个矛盾体里来了就没离开过,我得承认对于有些事的认知和思考,我似乎从来都没有长进过。不知道这是不是既可笑又可悲。


我的人生会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产生什么样的变化,我因为还想象不出她的眉目而心急如焚。好多好多的模样是我不想要的,可是却很难找到想要的雏形的参考。难道真的是像《致青春》里说的那样,...

我好贱。

怎么说呢,无论是吃了哑巴吃黄莲的苦,还是收不回付出之后的回报,都证明我很贱。
讨厌跟别人一起工作,却又渴望工作成果被认可的自己好贱;讨厌总是谈论积极奋进的青年,却又想要得到这类青年认可的自己好贱;讨厌被安慰,却又需要被安慰的自己好贱。
跟正能量超标的人相处好累。正能量是用来做事的而不是用来彰显的这个道理是不是我自己编纂的。表面消极一点可以让我一个人努力的时候更舒服...这样的我是不是好贱。
F*cking teamwork
Fu*king bitchy me

我就不懂了,头发怎么越长越邪恶呢。

1 / 37

© MIFFYang | Powered by LOFTER